圖文焦點

圖文焦點 (4)

KMU 鐘育志校長    誠信篤實  跨域創新  典範傳承  同行致遠

鐘育志教授由本校校長遴選委員會推薦,獲董事會聘任,於107830日經教育部核定接任本校第八任校長。鐘教授為本校醫科第20屆畢業校友,選擇進入醫界成為一位臨床醫師後,為長期投入醫學教育與學術研究當終生志業,進而攻讀本校醫學研究所並負笈日本東京女子醫科大學深造,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其專長為小兒科學、兒童神經學、神經肌肉病學、神經遺傳學等領域。鐘教授是國際知名的小兒神經科醫師,他所領導的研究團隊31年來致力於神經肌肉疾病轉譯研究,尤其對於脊髓肌肉萎縮症(Spinal muscular atrophy, SMA)之動物模式、藥物治療及臨床照顧,深受全球學界的肯定。SMA是目前世界上嬰兒死亡率最高的遺傳疾病,鐘教授與中央研究院李鴻博士的研究團隊成功建立世上第一個SMA模式鼠,這些成果不僅發表於世界最具權威的生物醫學期刊Nature Genetics 2000年),更開啟了世界SMA研究新頁。而2016年底美國FDA核准的世界第一種SMA治療藥物 (nusinersen)也是利用台灣SMA小鼠模式開發而成。更重要的是鐘教授能將此基礎研究成果推展至臨床跨領域標準照顧,真正落實轉譯醫學之價值,並於2017年在亞洲國家中,首先推動全國SMA新生兒篩檢系統,協助家長及醫護人員早期發現SMA潛在個案,早期接受治療,改變SMA疾病退化死亡宿命,研究成果備受國際推崇。鐘教授將研究成果投入罕見神經肌肉疾病病人之照護,提昇醫療品質,嘉惠病人的貢獻不言可喻,也是目前國內推動轉譯醫學研究的典範。

鐘教授學歷經驗俱豐,行政資歷完整:擔任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臨床教育訓練部主任期間建立醫學生臨床實習導師(mentor)制度,榮獲「高雄醫學院教育改革貢獻獎」;帶領高雄市立小港醫院防堵SARS,榮獲高高屏澎地區「抗煞有功」醫院殊榮。於本校附設醫院擔任兒科部主任時,積極延攬外校兒科優秀人才,讓兒科轉型為教研並重學科;在副院長及臨床醫學研究部主任任內,訂定推動研究平台及辦法,鼓勵年輕同仁進行研究。擔任醫學院醫學研究所所長時,延攬優秀師資與整合核心課程,定期課程教學回饋。

957月接任高醫大副校長,佐理校務六年績效斐然:主持232次協調會議,在不追加預算下,如期興建國際學術研究大樓,擴增校內教研發展空間;全校27系所44個班次悉數通過「大學系所評鑑」,為全國唯二大學、連續六年獲得教育部「教學卓越計畫」(96-101年)、獲選為全國「品德教育績優學校」、成功爭取教育部「現代公民核心能力養成計畫--全面型公民素養陶塑計畫」等。此外,鐘教授亦推動成立高醫校友總會並擔任總幹事,與國內外校友互動甚佳。卸任後,借調國立交通大學擔任生物科技學院教授兼院長,協助該學院教師進行跨國、跨校、跨領域大型研究計畫的申請,爭取到如自由型計畫、高教深耕計畫研究中心、價創計畫、AI計畫、愛因斯坦計畫、微生物相創新先期構想計畫暨玉山學者等,輔導教師發展跨域研究平台及翻轉跨域學程等,大幅提升生科院全體教師之教研能量與競爭力。

鐘教授針對高醫現階段面臨主、客觀環境的快速變遷與國內外大學的競合策略,所以必須砥礪奮進,不斷求新,以應付未來嚴峻之挑戰而提出其治校理念「誠信篤實、跨域創新、典範傳承、同行致遠」,承繼「樂學至上、研究第一」的典範,將帶領全體職員工生實踐「人才至上、培育第一; 誠信至上、創新第一;學生至上、跨域第一; 病人至上、團隊第一」 的理想。

同時,積極推動「強化人才延攬與培育」、「深化學子品格涵養與遵守誠信原則」「規劃前瞻核心與跨域課程」、「建置智慧校園與AI教研環境」、「結盟知名學術機構與厚實國際競爭力」、「優化本土疾病照護團隊」、「加強師生校友傳習與交流」,與全體教職員工生齊心協力共同打造一所成就青年理想的大學。未來將提供師生優質的學研場域、延聘頂尖師資以培養跨領域專業人才及社會菁英,並協助在地及國家經濟發展共創價值,亦同步提升世界醫學學術水準,解決國人健康重大問題,進而踐履醫學高等教育「人才培育、知識創新」的責任和使命;延續高醫「博施濟眾、篤志勵學」的傳統和學風,讓本校成為一所偉大大學,永遠以高醫人為榮。

誠信篤實 跨域創新 典範傳承 同行致遠

   育志畢業於高醫,成長於高醫,除感謝一路從小學、中學、大學到現在仍教導我的師長與高醫的培育,也感謝過去六年借調交大期間,國立交通大學長官與同事們對我的栽培與愛護,更感謝兩次受到高醫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青睞與全體董事的信賴,得以有機會回到高醫母校承擔重責大任。

830日從國立交通大學借調歸建,就任高雄醫學大學校長後,很多人問我:「您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回來高醫?」在借調交大的1,825日子裡,上班時都會走過校園刻有交大校訓「飲水思源」的噴泉。罹患漸凍症(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的英國知名物理學家霍金曾說過:「我的手指還能活動,我的大腦還能思維;我有終身追求的理想,我有愛和愛我的親人朋友;對了,我還有一顆感恩的心這就是我回高醫主要的理由。

    高醫創校迄今64年,為國內第一所私立醫學院,也是第一所私立醫學大學,已培育出48,000餘名在各行各業崢嶸頭角的優秀校友,更是孕育全國醫療奉獻獎得主最多的學校。「北臺大,南高醫」高醫很早就是全國稱道的優秀學府,然因現階段面臨主、客觀環境的快速變遷與國內外大學的競合策略,必須砥礪奮進,不斷求新,以應付未來嚴峻的挑戰。畢業於高醫藥學系的第一位中央研究院李國雄院士,昨晚從美國寫信給我,除道賀外,也語重心長地指出:「如果高醫沒有辦法跳脫互相指責的泥沼,高醫就沒有辦法提升學術研究水準,更不可能進入世界一流大學之列。」因此,在未來任期中,校園裡將沒有任何派別,只有高醫派!育志接任後,將秉持本校「尊重生命,追求真理」的核心價值,以「誠信篤實、跨域創新、典範傳承、同行致遠」為治校理念,期許與所有高醫人一起努力,承繼「樂學至上、研究第一」的典範,實踐「人才至上、培育第一;誠信至上、創新第一;學生至上、跨域第一;病人至上、團隊第一」。195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曾說過:「優於別人,並不高貴,真正的高貴是超越過去的自己。」期許典範永遠在高醫傳承,並且讓高醫超越過去的高醫!

    成功的人生,通常都有個好mentor。「導師」(mentor)一詞,源出於希臘詩人荷馬的史詩《奧德賽》(Odyssey)。故事描述國王出征前,將兒子託付給好友孟托(Mentor),孟托在照顧期間不只教給他知識,也給予思想啟發與行動建議。因此,後世「mentor」便成為人生與職場導師的代名詞。mentor不限定只有一位,不侷限狹隘的師徒關係傳承,而是每個人在不同階段、不同領域都必須尋找一位或多位可以指引、給予建議,提供在生活上及專業上成長與精進的導師。育志將在高醫深植mentoring制度,從主管到職員,從老師到學生,培養更多青出於藍的未來領導者。

    「人才至上、培育第一」前麻省理工學院 Charles M. Vest校長及交通大學張懋中校長都曾經提出偉大大學須具備三個要素:人才培育、教研創新、社會影響等三大功能。回顧64年前,高醫在創校初始即已朝向偉大大學之路邁進,所以杜院長當時就延攬臺灣最優秀的學者南下,培育高醫優秀學子。承續於此,未來將建構優質教研環境,聘請國內外重點領域 (: AI智慧醫療、生醫材料開發、大數據結合精準醫療、環境汙染偵測與預防醫學等)的頂尖師資,並招攬具潛力學子,給予最優渥的資源,有系統性地培養人才,如:展開與UCLA、國衛院合作計畫,結合基礎、病理及臨床頂尖師資,長期培育腫瘤醫學精英。

    「誠信至上、創新第一」誠信與創新是在研究學術與職涯上必須兼顧的準則,未來我們將不再追求「量」的提升,而是在恪守誠信與倫理原則下產出「質」的成果為目標,如:從學生繳交的作業、碩博士論文,到論文投稿,都必須審視所有原始資料,不能踰越學術誠信的規範。

    「學生至上、跨域第一」學生是高醫未來的主人翁,興趣與熱忱才是學習的原動力,因此將以人為本,請各系所提供能鼓舞學生的前瞻核心課程,並系統性規劃跨域學程,期與國立中山大學及國立交通大學合開網路視訊跨域學程。未來將結盟知名國內外學術機構,厚實學生競爭力,讓每個學生都可以成為協槓達人。

    「病人至上、團隊第一」高醫擁有完整的醫療照護體系,從醫學中心到高雄市立小港醫院、大同醫院、旗津醫院,以及規劃中的岡山醫院。目前,四家醫院每月服務門診25.7萬人,急診18千人次,住院5.6萬人日,和學校相輔相成,形成一個南臺灣最大、最完整的醫學教育與醫療服務體系。生技醫療結合AI產學是世界未來的趨勢,從外界看高醫,高醫擁有金山、銀山,希望將來校院一體,推動 Bio-ICT-Medicine的結盟,並配合政府新南向醫療政策,深耕高醫智慧醫療特色!

   霍金在2012年倫敦殘障奧運曾說過:「抬頭仰望星空,別總是低頭盯著自己的腳,(試著去理解你所看到的世界、去思索宇宙從何而來),並永遠保持一顆好奇的心。無論人生多麼艱困,總會有一些你有能力去做並且會成功的事物。」非洲諺語說:“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育志在就任第二天參加學生的社團幹部培訓營,穿上學生幹部們自己設計的衣服,發現上面寫著「Hello, I want to be with you. Let’s be together.」所以,我們不要再推開任何一位夥伴,未來期待與大家一起攜手,同行致遠,讓高醫超越過去的高醫,and Build 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 Great

20180907陳建志董事長致詞

昨天傍晚高雄又是一場雨。但,雨停了,昨夜又是舒爽的一夜。這雨,來得又急又快,就像高醫在過去的這些時日般。但,我們無比慶幸,因為當朝陽升起,又是一片大好光明。
是,過去這段日子,不僅對財團法人私立高雄醫學大學而言,是難以言喻的試煉;對師生而言,更是無法言說的拉扯。這段日子,確實辛苦,因為受這扭力拉扯的,不僅是師生之情、同儕之誼、是對所謂真相的多元詮釋,更是『所羅門審判』的再現。

高醫的夥伴,大家辛苦了!

在這段時間,董事會時時思考,要如何讓高醫從這緊繃與窒息的氛圍中跳脫。高醫有一群靜默,卻總是日日夜夜、戰戰兢兢於工作、踏踏實實在研究、教學與醫療上為高醫辛勤奉獻的夥伴們。大家都在為下一次的跳躍累積能量。不論是研究、教學或是醫療服務,都需要一個平靜與和諧的環境讓我們的教職員同仁們可以有所發揮。大學的確應該是要能讓師生沈浸於自由主義氛圍的所在,但也是要彼此尊重,讓教職員同仁與學生、甚至附屬機構的同仁與病患有一個安全、有品質的靜定空間。董事會深知,在這裡辛勤耕耘的每一位同仁,身上乘載的不只是對學術、教學或醫療服務的熱忱,同時也乘載對家庭的重責大任。每一個取捨,都是煎熬,但生活卻是踏踏實實的議題。董事會和許多教職員同仁、關心高醫發展的長官一直思索,究竟有誰能帶領著高醫在自由與尊重間的擺盪中,凝聚共識,再次找回高醫的價值,補回過去的失落,再創新局。

在這幾年,許多董事及監察人用盡心思、三顧茅廬地登門拜訪、向關心高醫的人請益。在遴選委員會高度專業的審慎評估後,向董事會推薦傑出人才,鐘育志教授脫穎而出,成為高雄醫學大學第八任校長。深信高醫大教職員同仁與學生深刻期待鐘校長後續帶領高醫,以數十年扎實累績的能量為本,突破重圍,使高醫再次展翅,讓高醫走進世界,也讓世界走進高醫。

然而,好事多磨,直到107年8月30日教育部終於核定鐘育志教授擔任高雄醫學大學第八任校長。在這段受拖磨的時間裡,高醫何其有幸地有代理校長一職的最佳副手,暫時掌舵,讓高醫這艘大船能在浪拍--潮擊之中,平穩地繼續向前航行。在此特別感謝楊俊毓副校長在那段時日,接下舵手的角色,用學者的高度與君子的風度,讓高醫這條船繼續航行,且平穩地將船舵交到第八任高醫掌舵手—鐘育志校長手中。

我以高雄醫學大學法人代表的身份,除了誠摯地感謝楊副校長在非常時期扛起重責外,更對於鐘育志校長願意挑起大樑,承擔領航者的責任與勇氣,銘感五內。當然,我也要再次表達對遴選委員會全體成員的謝意,尤其是鄭英耀校長及曾志朗院士。

這一路以來,相挺的朋友很多,我代表高醫向相挺的朋友,以及恵予指教的先進,致謝。

鐘校長,接下來,就看您了!深信您一定會為高醫靜默耕耘的教職員同仁們,創造高醫再次大躍進所需要的優質環境!鐘校長,我們相信您!

最後,祝與會的所有貴賓們,身體健康,順心如意。

20180907吳研華院士致詞

 高醫新上任的鐘校長、董事會陳董事長、各位與會貴賓及在座的高醫大同仁們,大家午安,大家好:

  我跟鐘校長的初相識,是在余幸司前校長時代,當時他擔任余前校長的副手,對他的印象是一位謙遜有禮的小兒精神科醫師。後來再次結緣,是我擔任交大校長期間,將鐘校長延攬至交大來擔任交大校務發展諮詢暨生物科技學院院長。

  鐘校長舉世公認的學術成就與聲望,他所領導的研究團隊31年來致力於身經肌肉疾病轉譯研究,尤其對於脊隨肌肉萎縮症之動物模式、藥物治療及臨床照顧,深受全球學界的肯定。更重要的是鐘校長能將此基礎研究成果推展至臨床跨領域標準照顧,真正落實轉譯醫學的價值。此外,鐘校長也熱心參與國家公共事務及科技教育政策,接受政府機關的邀請,擔任各項諮詢委員及計畫審議委員。

  在擔任交大生物科技學院院長五年期間,協助成立多個跨系所院的研發團隊,協助推動科技部交大/陽明/北榮/UCSD「自由型卓越學研計畫」,更在各種校級委員會擔任委員,相關校務不遺餘力。自105年起,為交大陽明憶卿紀念醫院籌建期間,提供許多專業建議,對交大整理發展有全面性的助益!

  除了學術方面的貢獻,鐘校長推動以人為本,科技與人文平衡的教育理念,落實全人教育。深化院通識課程,帶領生科院與客家人文學院、科技法律學院成立跨學院學分學程,孕育出具人本關懷的高科技人才。

  我所認識的鐘校長,具有高瞻遠矚、寬厚謙遜、誠信負責、勇於承擔等特質,感謝鐘校長過去六年對交大的貢獻,相信他豐富的產官學研與跨領域教研行政經驗,能夠帶領高醫大再攀高峰!

  最後,敬祝大家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 活動照片

杜聰明博士124歲冥誕紀念「重拾杜聰明精神」研討會

為紀念本校創辦人杜聰明博士124歲冥誕,並宣揚杜聰明博士一生致力於追求醫學研究與治學的精神,特別與杜聰明博士獎學基金會、財團法人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以及臺灣醫學史學會合作,共同舉辦重拾杜聰明精神研討會。

杜聰明博士不僅是創辦了高雄醫學大學,其一生還有許多重要的貢獻,也是臺灣醫學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亦是臺灣人追求真理的驕傲。杜聰明是臺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是日治時期唯一獲得臺北帝大聘任的臺籍醫學教授、也是戰後第一任臺大醫學院院長,杜聰明在高雄創辦了第一所由臺灣人自己建立的醫學校─高雄醫學院,也為南臺灣奠定了醫學教育的基礎,至今培育無數醫學優秀人才,為臺灣的醫療奉獻影響鉅大。杜聰明博士堅定持續追求研究及治學的精神,對人文的關懷、對偏鄉醫療的重視,至今仍深深影響臺灣醫學發展。

此次研討會,特別邀請杜院長的學生亦是知名醫師林永哲教授、鄧哲明教授、陳順勝教授,以及輔英科大鄭志敏副教授,藉由追溯杜聰明博士與早期高醫的發展,瞭解當時杜博士辦學與追求醫學研究真理的精神及高醫創辦人遭篡改的過程真相。研討會中同時邀請臺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吳樹民董事長、民報陳永興董事長、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吳叡人副研究員、台大歷史系前系主任張秀蓉教授、高醫大陳正生主任秘書及林子盟同學,在研討會中談論臺灣轉型正義脈絡下的高醫。尤其近幾年來,本校海內外校友與董事會之間,對於創辦人真相、高醫大的大學自主、與董事會開放的爭議,受到全球校友及社會大眾的關注。

研討會中,劉景寬校長特別以他在今年六月畢業典禮中致詞時所言,重申本校的創辦人,是唯一的創辦人杜聰明博士,也為本校建立的校訓『樂學至上,研究第一』,鼓勵我們一生追求真理、傳授真理,以事實為本,不會違反專業倫理。劉校長也同時說明監察院在經過年餘的細心調查近十年高醫董事會爭議事件後,在八月中旬公佈「106教調0034」的調查報告及「106教正0009」的糾正案,針貶八大議題,糾正教育部的處理方式,這是高醫大校友及師生轉型正義之路的努力結果。

杜聰明博士獎學基金會杜武青董事長也特別蒞臨研討會現場,杜董事長致詞時表示,自己曾幾次參加高醫大海內外校友會,深切感受到許多校友對高醫大的愛惜與痛心,也對於海內外校友及師生愛護高醫的心感到欣慰,盼望透過這個研討會能讓杜聰明博士的精神對社會有所貢獻。

余幸司院長致詞時表示,杜院長在高醫不僅帶動了熱帶醫學的研究,也影響了未來的醫學發展,而且,杜院長成立山地醫療專班,對於山地醫療也有重大的貢獻,杜聰明院長對於臺灣醫學的發展有不可磨滅的重要影響。

看歷史、明真相、追求真理,重拾杜聰明博士精神,也為高醫大轉型正義帶來更多力量,更盼望高醫大轉型正義的成功,能促進臺灣私立大學的公益化與高教品質的提升。

2017年8月19日「重拾杜聰明精神」研討會照片

貴賓致詞稿

杜董事長、兩位座長鄧教授和吳董事長、各位主講者、總結的張教授、各位校友、各位醫師、本校副校長、各位老師、同學:

大家午安!

首先感謝各位學者專家在這個炎炎夏日中來到高雄醫學大學,參與這場意義非凡的研討會。並感謝合辦單位-杜聰明獎學基金會、協辦單位-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和台灣醫學史學會。

我在今年6月,本校畢業典禮上說:「本校的創辦人,是唯一的創辦人杜聰明博士,為本校建立的校訓『樂學至上,研究第一』,就是鼓勵我們一生追求真理、傳授真理,以事實為本,不會違反專業倫理。」

這兩年來,我們越了解高醫的歷史,就越發現創辦人的歷史被掩埋的這麼深!這麼不容易挖掘,不容易更正!在校友會的努力之下,當教育部給我們創辦人的歷史公文,高醫的歷史真相才出現曙光,該做的事情還非常多。去年本校師生發起的透明革命運動及校友們的高醫轉型正義運動,這些,都是追求台灣社會公義與大學校園公義的體現;也是台灣高等教育改革的響亮鐘聲! 在此,我也要感謝全校師生和全球校友,對正義公理的堅持與追尋。

我要再講一遍:「如果你選擇沉默,就是容忍不公不義,最終枷鎖將加到你的身上!」

今天,我們做為一個資深或資淺的醫護人員,或醫學大學的學生,

走在醫學之路的我們,或許該回頭審視自己的「習醫初心」,

我們救人濟世的理想是否燃燒不盡?

我們是否仍舊砥礪人格、判斷是非、不被利益與權勢收買?

我們是否仍是對疾病與死亡的堅定抗爭?

我們是否堅持醫學倫理與守法守紀?

我們是否仍記得尊重生命與人權的價值?

我們是否堅持對真理與公義的追求?

我們是否堅定維護由台灣社會集資第一所私立大學的公益性?

我們是否記得杜聰明博士的創校精神與理想?

正義的追求,不會是簡單的事;但只要努力,不會沒有成果。今天的研討會,就將呈現部分成果。讓我們一起堅定信念,走在歷史正確的一方

讓杜聰明博士創辦的高雄醫學大學,永遠站在台灣醫學的領導地位。

大家共勉之,祝福各位健康愉快!

我是杜武青,是杜聰明博士的孫子,今天代表杜家和杜聰明獎學基金會謝謝校長、老師、同學和校友們,讓我們基金會能與學校一起主辦這次的研討會。幾年前,我參加兩次的校友會,一次在臺灣,一次在美國,讓我得知很多校友對學校的愛心與痛心。雖然杜家和高醫已經沒有什麼正式的關係,但是有很深刻的感情。另外,四年前我參加杜聰明博士120歲冥誕活動和去年來參加校慶活動,認識學校透明革命的同學,我覺得很欣慰。謝謝所有來演講的講者在百忙中在週末來講解,希望大家參加這個活動之後,從此對杜聰明精神更明瞭,並對社會有所貢獻。

今天非常高興參加這個研習會,我記得大四的時候曾經上過杜聰明院長的藥理學課,那可能是杜博士在高醫最後一次上那門課,當時他用台語講課,我現在還存留相當的回憶。杜院長上課非常有趣,我認為他有資深學者的風範。   

我常常教授通識教育課程,特別是台灣的醫療發展和社會變遷的主題,我感受到從教會的傳教醫療到日治時代的台灣總督府醫學校,這一連串醫學發展的過程中,特別有意義的一段是台灣總督府醫學第二任校長高木友枝校長,他曾經有七年在畢業典禮上講過:「欲唯醫者,必先為人也。」這也是後來黃崑巖院長常常提到的,其實這也是杜院長常常在講的話。

杜院長在高醫除了學術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件,就是在民國43年他在高雄市議會對議員演講提到,德國漢堡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的啟發,促使杜院長在任期間,將高醫投注在蛇毒、熱帶醫學和天然藥物醫學的發展,直到現在還留下影響,也對於高雄市登革熱的防治工作,從他的思維加上現代科技,帶來很大的貢獻,可以說,這是杜院長對我個人而言的一大影響。

另外,在人文方面,山地醫療養成班當時有65位學生,對山地離島地區醫療是非常重要的貢獻。此外,提到割膚之愛,我記得在2009年,美國一本皮膚科醫學期刊邀我寫一篇關於台灣皮膚科發展史的文章,我認為台灣的發展史和韓國、中國不一樣,因為台灣有人文,我就提到割膚之愛Skin Grafting for Love這一句話,到現在還印象深刻。台灣醫學發展史從光復以來,是以杜院長提倡的科技與人文為基礎並重,科技和雲端應有人文為基礎,我個人感受到這是杜院長對我的重要影響。感謝劉校長邀我參加這場杜院長124歲冥誕研討會,讓我在這裡有機會對杜院長的事蹟整理一下,我認為這個活動很有意義。

研討會附件

杜聰明先生是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也是日治時期台彎第一位本土醫學教育家,二次戰後台大醫學院第一任院長,更是高雄醫學院創辦人。他的一生橫跨2個不同時代和政權(日治時期與國民政府統治時代),遭遇到台灣歷史的悲劇(甲午戰爭和228事件),承担了台灣人民的苦難和委曲,卻一貫表現出力爭上游出人頭地,堅持學術研究尊嚴的學者風範,他表現出台灣人的志氣即使在惡劣環境中仍不屈不撓,即使受到當權者打壓仍不放棄打造第一流學府的理想,這樣的杜聰明精神在今天台灣轉型正義的脈絡下,值得所有台灣學醫者共同反省和思考。

(一)、殖民統治下的台灣第一:1895年甲午戰爭,日本打敗清朝,雙方簽訂馬關條約,台灣被清朝出賣割讓給日本,從此成為殖民地,台灣人民承擔歷史苦難淪為二等國民。杜聰明先生在日本統治台灣初期接受了醫學教育,力爭上游以第一名成績考取總督醫學校,差點因體格弱小而不被錄取,後發奮圖強勤於鍛鍊身體,更以第一名成績畢業,之後不因總督府醫學校僅是小學畢業後就讀五年學歷,立志從事基礎醫學研究,前往日本京都帝大藥理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終於獲得台灣人第一位醫學博士,也證明了殖民地小孩出人頭地的實力,轟動了當時日本醫學界和台灣社會。

(二)、台灣本土醫學研究領航者:杜聰明先生取得博士學位後,返台成為總督府醫學校第一位台灣人教師,他設立的藥學教室成為培養台灣學醫者本土研究的搖籃,他的研究注重台灣本土人民的健康維護,最有名的例如蛇毒研究、鴉片研究、中草藥研究、都是當時台灣民眾深受其苦或台灣社會最需改善的問題。杜聰明博士在殖民統治的惡劣環境中,以第一流學術研究的成果維護了台灣學者的尊嚴,更栽培了無數優秀的學子,打造了台灣藥理學研究在國際上揚眉吐氣的基礎,他的成就讓統治者的日本人也不得不承認其學術地位。

(三)、時代變遷政權轉移下的苦難承擔:1945年2次大戰結束,日本戰敗,台灣從日本統治下移轉為國民政府接收,交接時期杜聰明先生是當時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惟一台灣人教授,自然成為戰後台大醫學院首任院長。他在戰爭結束日人撤退,百廢待舉物資欠缺,陳儀政權腐敗貪污,軍紀蕩然社會動亂的惡劣環境下,努力維持台大醫學院和台大醫院的安定和重建,也努力培養台灣本土年輕醫師和學者接替日人遺留的工作,但是國民政府的仇日心態與貪污腐敗的統治和杜聰明的學者風格無法相容甚至有所衝突,在1947年228事件爆發時,杜聰明不得不為了避難而躲藏,他丟掉了台大醫學院院長職位,但更不幸的是他目睹了台大同事遇難和台灣社會菁英慘遭大屠殺和大逮捕的命運。作為台灣人最出名的學者,他和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一樣,在時代變遷政權轉移中承擔了台灣社會的苦難,後來更因當權者接受美援主張放棄日式醫學教育,杜聰明不得不離開了台大醫學院。

(四)、不忘打造第一流學府創辦高醫的理想:杜聰明離開台大是人生重大的挫折也是台灣醫學界的一大損失,但是他沒有放棄要為台灣打造第一流學府的理想,他南下高雄尋求有志者,希望在台灣創辦一所第一流的私立醫學校,他的心目中很多世界第一流的大學都是私立的,所以他對國民政府的失望,並沒有讓他放棄為台灣醫學教育奉獻的理想。在重重困難的條件下,杜聰明終於克服萬難,在眾多台灣醫界、社會人士、地方士紳的支持下,創辦了高雄醫學院,從一片荒地借用國小教室開始招生,杜聰明為南部台灣紮下台灣醫界教育的新芽,他仍堅持「樂學至上、研究第一」的精神,為培養第一流醫學生在荒漠中勤奮耕耘,甚至為照顧台灣最弱勢的原住民,高雄醫學院首創開辦原住民醫師專修班,為台灣的偏鄉醫療播下無數種子,如今高醫校友遍佈各地,為台灣社會作出美好的服務,但在杜聰明博士在高醫的奉獻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

(五)、被當權者打壓仍堅持學者尊嚴:杜聰明校長也是高醫的創辦人,在當初尋求各界協助要創辦高雄醫學院時,經人介紹高雄大地主陳啟川,當時陳啟川以捐地為名,獲得杜聰明博士邀請為第一屆董事並被聘為董事長,從此高醫埋下日後紛爭的伏筆。原來陳啟川號稱捐地其實是要放領給佃農的土地(當時國民政府推行375減租及耕者有其田政策),杜聰明校長發現之後只能無奈的以高醫學校經費,向佃農取得土地始得興建高雄醫學院,從此以後陳啟川掌控高醫董事會排除原有社會各界賢達和捐助者,高醫董事會成為陳家三代世襲主導的董事會,董事會介入學校和附設醫院的財務人事,以致爆發了杜聰明校長和陳啟川董事長的不和,驚動當時教育部出面調解,後來勸退雙方,由魏火曜接任校長並由洪壽南出任董事長。結果是教育部包庇了陳啟川家族,杜聰明信守承諾離開了自己辛苦打造的高雄醫學院,從此不再過問高醫的事也不口出怨言,維持他一貫的學者風範;但是陳啟川離開高醫之後,只讓洪壽南作了短暫的董事長,他就又回鍋擔任董事長,迄今陳啟川家族已三代世襲董事長掌控高醫董事會一甲子。更不可原諒是陳家董事會竟然行文教育部要求更改創辦人為陳啟川,更把高醫附設醫院改名為中和紀念醫院(用來紀念陳啟川父親陳中和),陳家三代違法亂紀在高醫倒行逆施的種種不當作為,教育部長期包庇縱容,已被監察院調查屬實而予以糾正(如附件)。陳家所 以能霸佔高雄醫學院,完全是依附統治者與當權者結合成為惡勢力。

(六)、台灣轉型正義脈絡下的杜聰明精神:在威權時代和不同政權下,受到打壓而承擔苦難默默犧牲的杜聰明,始終堅持作一個有志氣的台灣學醫者,他力爭上游出人頭地成為台灣第一個醫學博士,領航台灣醫學本土研究和教育,栽培無數台灣優秀學子造福台灣社會,在時代變遷和政權轉移中,他和台灣人民同樣承擔了苦難付出代價,之後仍不改初衷為打造台灣第一所私立醫學院而奔波奉獻,沒想到他遇上了南台灣大地主陳啟川奪取高雄醫學院,陳家三代與當權者結合政商關係勢力無法阻檔,杜聰明成了威權體制下的犧牲者。但他保持了台灣人的志氣和尊嚴,不向惡勢力和當權者低頭,堅持作第一流台灣學者的風骨,他的奮鬥和不屈不撓的精神值得後代學醫者省思和學習,而台灣轉型正義的推動者更應還原歷史真相,還給杜聰明歷史公道和榮譽,而對陳家不公不義竊佔高醫的舉動也應給予歷史批判和責任追究,要重新打造高醫成為第一流學府,發揚杜聰明精神,是我們在紀念杜聰明和推動台灣轉型正義時,要共同努力完成的課題。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