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校劉景寬校長由黃帝穎律師及校友陪同,前往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鏡週刊不實報導」加重誹謗罪】-高醫大劉景寬校長對「鏡週刊不實報導」聲明稿

鑒於「鏡週刊2018/2/7【大學校長涉自肥】」顯然未經查證而對於本人與事實嚴重不符且具惡意之報導,不僅傷害本人及高雄醫學大學聲譽,此報導也已逾越新聞報導對於客觀事實的忠實義務。鏡週刊報導內容以莫須有的謊言拼湊,悖離事實之報導陳述,更缺乏私立大學公益性的思考理路。日前本人曾委託黃帝穎律師對鏡傳媒發出律師函要求道歉並撤回報導,但鏡傳媒對於本人善意的請求不予任何回應,基於捍衛高醫大校譽及個人聲譽之立場今日特提出告訴,茲聲明如下: 

 

一、該報導對高醫大秘書室編制之不實指控:高醫大秘書室編制秘書共計7(3人為專任;4人為教師或醫師兼任),非媒體所報導之32人。 

二、該報導聲稱本人企圖掌權之不實指控: 

1.高醫大校長依大學法及高醫大組織規程為任期制,本人任期將於今年630日屆滿,卸任後本人將回歸教學與臨床工作,擴權之說全為杜撰且毫無根據。對於本校「正常人事調動」、「招募人才」等工作皆遭到污衊。對於依大學法制運作之行政會議、校務會議等,也遭到污衊且毫無根據。 

2.鏡傳媒僅以所謂「知情人士」、「熟悉高醫大內情的人士」任意抹黑本人「為求卸任後能再行掌權而與董事會鬧翻」等情節,雖不知這所謂「知情人士」或「熟悉內高醫大內情的人士」是否真有其人或鏡傳媒憑空杜撰。但這顯然是特定有心人士為阻撓高醫大師生與全球校友正在進行的透明革命與轉型正義的訴求,而慣用之抹黑手法,本人在此呼籲各界應嚴正譴責此等惡意報導並透過司法判決來遏止歪風。 

3.近三年來,高醫大師生與全球校友對於高醫轉型正義與透明革命的訴求與思潮,勢必造成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危機感,既得利益者也因此透過各種抹黑的手段來污衊、攻訐以阻撓高醫透明革命及轉型正義的進行。作為高醫大的校長,自然會成為既得利益者及保守勢力反撲的對象,但這不能因此成為我們放棄透明革命極轉型正義訴求的原因。 

三、另外鏡週刊錯誤報導本人薪資、獎勵金並誣指本人自肥的部分說明如下: 

1.本人薪資包含校長本俸、主管加給、董事會核定之高階主管津貼、醫師執業收入等部分,都有相關規定規範,根本沒有校長可以用校長權限行政裁量加以變更之空間跟可能性,歷任校長薪資皆然,鏡週刊根本沒有善盡查證義務,對本人妄加重大且惡意的汙衊,應該受到司法制裁。 

2.本人因產學合作案件所生新創公司成果,當年度由校內多位研究人員透過技術作價取得該新創公司股票並已計入現金收入,且本人早已於105年將股票全數捐給高醫大,都有相關資料可以查考,顯然鏡週刊報導前根本沒有善盡查證義務。 

3.鏡週刊報導本人任期內透過各種名目為自己獲取不當利益逾億元,但根本無法具體指出不當利益是什麼,也沒辦法做出任何舉證,憑空杜撰純屬惡意攻擊。 

四、鏡週刊報導有關附設醫院遠距中心前主任之錯誤: 

1.媒體報導之高醫大前附設醫院遠距中心主任,曾於三年前兼任秘書室秘書,然其職務純係協助醫管會議工作,並非報導所指。 

2.高醫大附設醫院遠距中心根本沒有執行長這樣的職銜,本人於民國98年至101年間即已擔任小港院長,而該中心於98年才在高醫大附設醫院設立、運作,本人未曾參與任何採購作業,報導所載與事實相去甚遠,對於特定媒體捕風捉影之惡意報導,應該負相關法律責任。 

 

    本人對於全球校友關心高醫發展表示由衷感謝。對於董事會長期以來為少數人所把持而產生的爭議問題,正是透明革命與轉型正義要積極處理的問題,也是全球高醫校友們長期以來的目標。這次鏡週刊對於本人的不當攻訐因適逢花蓮大地震,正當各界積極投入救災之際,本人也認為應當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值一哂。然而,各界朋友師生與全球高醫校友認為鏡週刊不實惡意報導,內容杜撰偏頗而故意誤植之個人恩怨與封建思維的權力鬥爭,乃漠視私校法人公益性與大學自治、學術自由的崇高價值。已經不僅關乎本人個人聲譽,且已傷害高醫大六十年來眾多教職員工、學生、附屬機構醫療人員、各單位工作人員長期以來建立的高醫大聲譽;並認為不該對於違法行為姑息避讓,所謂「對不公義的容忍與姑息,就是助長不公義的蔓延」,因此委請黃帝穎律師代表本人提出誹謗罪等告訴。對於眾多校友們的關心,並在此一一致謝。 

Go to top